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留言反馈 
河北石家庄小儿脑瘫康复中心
首  页 关于我们 专家团队 脑瘫治疗 脑瘫康复 新闻动态 脑瘫常识 宝宝健康 女性保健 联系我们
您当前位置:河北石家庄小儿脑瘫康复中心 >> 新闻动态 >> 媒体报道 >> 浏览文章

一母亲为照顾脑瘫儿子成其同桌 课堂上认真做笔记

2015-11-12 21:42:30 互联网 佚名 【字体: 进入健康论坛

在合肥市莲花小学的门外,每天早晨都有不少家长聚在这里,只有看到自己的孩子走进校园,才放心转身离去。赵春菊是众多家长中的例外,她紧紧挽着儿子李恩赐的胳膊,缓缓走进教室,和孩子们一起坐了下来。

赵春菊并不是这所小学的老师,而是儿子的“同桌”,教室最后一排的两个位子就是母子的“专座”。为了照顾脑瘫的儿子,赵春菊从普通母亲到“同桌妈妈”,甚至成为班里的“副班主任”。

出生缺氧 孩子意外成脑瘫

2003年,赵春菊在预产期前一个星期忽然羊水破裂,但是依然顺利产下了自己的儿子。为了感谢上天的恩赐,于是一家人给儿子取名“李恩赐”。但是出生后第二天,医生发现孩子脸部发黄,经检查后发现孩子患有病理性黄疸,同时还有脑瘫。

当别的孩子周岁之后可以蹒跚走路,而李恩赐却只能瘫软在床;别的孩子可以咿咿呀呀喊出“爸爸、妈妈”,而李恩赐连一个字都不会说,赵春菊心如刀绞。从此赵春菊便辞职在家,形影不离地照顾孩子,只让孩子父亲一人在外打工。

安徽、石家庄、南京、河南等各大医院都留下了她们母子俩治疗的足迹,但是效果微乎其微。“在石家庄治疗起初有点效果的,但是三个月花了四万元,我们实在撑不下去,只好回家放弃治疗了。”

照顾孩子 和他一起成“同桌”

尽管一家人曾经把孩子送到特教机构,但是孩子并非聋哑,训练了四年,始终无法融入学校氛围,孩子反而变得更加自闭。去年,家人在医生的建议下,决定把已经11岁的李恩赐送到小学,和正常的孩子一起接受小学教育。

为了照顾毫无自理能力的李恩赐,赵春菊只好和孩子一起走进校园陪读,做起了孩子的“同桌”。教室最后一排的两个位子,就是母子俩的“专座”。

“起初和一群小孩子一起坐在教室里真的很不适应,不知道该做什么。”赵春菊告诉记者,她已经快三十年没有坐在课堂里了,和一群孩子坐在一起上课,十分不好意思。同时还要集中注意力照顾孩子,防止他乱动。“一开始觉得时间好难熬,坐在教室里很紧张。”她说。

教儿读书 妈妈写满了笔记

由于儿子的理解能力弱于常人,“同桌妈妈”在上课时比一般的学生都更专注,她在自己厚厚的笔记本上记录下老师上课讲的每一道例题,每一个知识点,每一个解答过程,在下课或者放学回家后再教给孩子。

随着儿子的课程难度加大,今年四十多岁、初中文化的赵春菊也逐渐觉得有些“力不从心”。“有一次有个孩子问我题目,我发现我也不会,孩子说了一句‘原来阿姨也不会啊’,这句话让我深受刺激。”赵春菊说,现在小学数学题目比她上小学时难多了,有的数学知识点她也要反复向老师请教三四次,她才能“嚼碎了喂给儿子”。

看到儿子一点点学会知识,并且尝试着自己写作业,赵春菊感到无比欣慰。“就这样和他一起读到大学吧,等到他读大学就放手!”赵春菊说,自己最大的愿望是看着儿子能走入大学、走入社会、自食其力。

爱讲故事 成班里“副班主任”

下课的时候,其他小朋友拿着跳绳出去玩,好奇的李恩赐也想去玩,但是因为脑瘫他根本无法独自行走,只能坐在座位上眼巴巴地看着同学在窗外嬉戏。

每当此时,赵春菊便会拿出各种故事书、漫画书、绘本,讲书中的故事给他听,听到妈妈说的故事后,李恩赐便会慢慢地安静下来。听到“阿姨”在大声地说故事,不少其他孩子也都围在李恩赐周围,一起听着赵春菊说故事。

“阿姨说的故事很多很好听,说完之后,阿姨还会给我们讲道理。”李恩赐的同学赵乐乐告诉记者,除了说故事,有时候班主任不在班里的时候,许多不认识的字、解决不来的小问题,他们都会找“阿姨”处理,班里的同学都称赵春菊是班里的“副班主任”。

赵春菊就这样当了两年的“同桌妈妈”,看着儿子病情一点点好转,从一字不会说到喊出“妈妈”;从瘫软在床到独自坐立;从一字不识到学会数数……儿子的一点点进步,性格一点点变开朗,让赵春菊沧桑的脸上藏不住甜蜜的喜悦。不管在课堂上陪读,还是在家里忙碌,赵春菊精心照料、陪伴脑瘫儿子一同前行的画面,是对母爱的最好诠释。